加入豆果菜谱网 开启味蕾的全新旅程!

中国菜谱网

发布菜谱
你的位置 :主页 > 热门栏目推荐 >

热门栏目推荐

作者:豆果网  时间:2017-03-30 19:31  来源:未知

  为了让恋人懊悔,他趁恋人的父母酣睡之机,持擀面杖向两位老人的头部猛击数下。随后他扔下擀面杖,脱下血衣,换上包里清洁衣物打车离开。

  遭遇分手时,有人会单独借酒浇愁,有人会选择默默离开。但本案被告人面对女友的分手决议,他的选择却让人不寒而栗。

  

  湖北襄阳,2016年6月19日凌晨,杨世学像往常一样出门,走到菜市场时没有看到岳父和岳母,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岳父、岳母都有晨起散步的习惯,平凡这个时间他们应该已经逛到了菜市场,“昨天有个人来到岳父母家找姨妹阿梅,没找到就一直赖着不走,是不是……”他不敢再往下想,而是回家叫上妻子一起匆忙赶去岳父母家。只见大门紧锁,杨世学用备用钥匙翻开门,房内静静静的,客厅没有人,平时放在厨房里的擀面杖被随便扔在沙发前。妻子走进卧室,接着又哭着跑出来,用手指着卧室却说不出一句话,杨世学急忙跑进卧室,只见岳父岳母歪倒着,床上地上都是血。见此情况,杨世学立刻报了警。

  经考察访问,警方了解到,被害人夫妇一向与人为善,与别人也没有经济上的纠纷。据被害人的亲属反应,案发前有一名叫石中华的50岁左右的男子曾来过,自称是被害人夫妇的二女儿阿梅的男朋友,并且在出事先两天晚上,石中华一直暂住在被害人家中,案发后却不翼而飞,有重大作案嫌疑。

  随后,警方准确绘制出了石中华案发后经过樊城、襄州、枣阳向武汉方向逃跑的运动轨迹,并马上展开了抓捕行动。

  6月20日,案发后33小时,警方在武汉黄陂区蔡店镇将石中华抓获。对于杀害两位七旬老人的犯罪事实,石中华招认不讳。

  石中华为什么要杀戮两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他与老人之间有什么纠纷?

  

  现年54岁的石中华诞生于湖北武汉,原名石继斌。他二十多岁在襄阳服刑,刑满释放后,经媒人介绍与一位襄阳本地姑娘结婚而落户襄阳,为表示悔悟,更名为石中华。他的妻子贤惠能干,生下一双儿子也乖巧听话。

  惋惜日子没有一直这么镇静过下去,石中华生性风骚,婚后对妻子的立场由日渐疏远到暴力相加,并且常常流连忘返于其余女人。这段婚姻维持了不到十年,便以离婚收场。

  离婚后,石中华又谈了几次恋爱,但因性格偏执等原因,每次都以分手告终。

  2014年9月的一天,微信上有人加石中华挚友,他便和对方聊起来。通过聊天,石中华了解到,对方叫阿梅,现年41岁,与前夫离婚后在襄城租房生活。石中华在微信上很会讲话,时常把阿梅逗得很开心,因此两人在微信上互动十分频繁。

  过了半个月,石中华约阿梅出来吃饭,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吃过饭后,天下起了雨,石中华将阿梅送回出租屋,然后在出租屋内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这次见面,石中华的体贴健谈给阿梅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之后一段时间,石中华常常约阿梅一起买菜、逛街、漫步,虽然双方住地距离很远,但无论刮风下雨,每周石中华总会走很远的路去看阿梅。后来他更是为了阿梅搬到襄城租房住。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阿梅以为石中华稳重并且浪漫体贴,她很庆幸本人在不惑之年还能找到这样一个“贴心”人。

  “那时候我们关联特殊好,简直是形影不离。”归案后,谈起相恋往事,石中华依然无法释怀,“偶然双方产生些矛盾也素来都没吵过,我真的是很爱很爱‘大宝’(石中华对阿梅的昵称)”。

  

  到了年底,阿梅因家中有许多事务要忙,便向石中华表示过年这段时间暂时不能陪同他。石中华表面上没有表示出不愉快,只是对阿梅说:“只要你开心就好,不必管我。”听了石中华的话,阿梅便非常放心地回家了。

  但是直到大年初二,阿梅都没有接到石中华的电话,她有些担心,就主动给他打从前,电话不通。

  阿梅不放心,骑车赶到石中华租住房找他。敲开门之后,阿梅感觉石中华和平时不太一样,精力萎靡不振,一问才知道石中华喝了大批的安眠药,并且两天没有进食。阿梅问石中华原因,石中华说他只是想以此来打发时间,让自己好过点。

  通过这件事,阿梅感到石中华的行为和年纪差异太大,心智很不成熟,她想和他分手,但一时没有想好怎样说出口。

  后来,每当阿梅试探着问石中华,如果自己和他分别,他会怎么样时,石中华都会答复:“如果分手了,我就会终结自己的性命。”这让阿梅更深入感想到石中华性格的偏执。

  为了解脱石中华,阿梅想着出去打工,让他对自己的情感缓缓降温。然而试着谈了几回,石中华每次都以自残或施暴相威胁。

  2016年6月14日,阿梅再次向石中华表示要分手。然而石中华听了结发狠表示,摆在阿梅眼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自己和阿梅同归于尽,要么他拉几个人“垫背”,让阿梅苦楚一生。

  阿梅听了石中华的威胁,又气又急,指责了两句。岂料,石中华竟冲进厨房拿起菜刀,朝自己的左手腕就是一刀,阿梅急忙上前将刀夺下。

  伤口固然不深,但阿梅仍是受到不小的惊吓。她哭着表现两人都是做了父母的人,要求石中华不要走极端。然而石中华对她的话没有听进去,而是渐渐地走向窗户,一码中特,绝望地问:“大宝,我们是不是真的不能和好了?”

  “你不要逼我。”阿梅说。

  “我会出去找钱,今后每个月都会给你生活费。”石中华认为女友是因为没钱所以才要分开。

  “你现在自己生活都艰苦,我不会要你的钱。”阿梅一口谢绝。

  正谈话的工夫,阿梅猛然间发现石中华又拿钥匙将伤口再次划开,血流了一地。阿梅急忙给他止血包扎,并要送他去医院,但石中华执意不肯。阿梅没方法,只好先安抚他的情感,等他情绪平复后才去上班。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阿梅瓦解,石中华将钥匙划开的伤口拍照并发布在微信朋友圈。石中华的这一举措彻底击碎了阿梅对他的最后一丝好感。由于石中华为人偏执,阿梅怕他再有过激行为,便没敢明白提出分手,而是准备找机遇离开襄阳。

  6月16日,石中华去武汉办事,阿梅当天便将租住房内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坐上了去外地的火车,并在火车上给石中华发了条短信,告诉石中华她已经离开襄阳,并让石中华做好自己的事件,她不会回到他身边了。

  谁知刚发出短信即将,就收到石中华回信威胁:“你跑得了,你的孩子、父母、亲人还能跑得了!”随后,石中华又发了许多威胁的话,阿梅看了很畏惧,后来索性把电话关机了。

  

  收到阿梅的离别短信,石中华连夜从武汉赶到襄阳,径直奔向阿梅租住房内。一进门发现房子内的东西都收拾干净,阿梅的生活用品也全体搬走。看着昔日“温馨”的小屋变得如斯冷僻,他很绝望,一个人呆坐在房间内直到天明。

  然而终究是不情愿,为了让阿梅回到自己身边,他又给阿梅的女儿和前夫发了许多威胁短信。

  收到威胁短信后,阿梅的前夫接洽了她,阿梅提示说石中华性格偏激,要多加防备,因此阿梅的前夫并没有因威胁短信主动找石中华实践,而是进步了警戒性。见威胁短信不见效,石中华又跑到阿梅打工的处所,得知阿梅已经辞职了。

  经过一番周折,他又探听到阿梅父母的详细住址,于是直接找上门。他将与阿梅来往的事向其父母和盘托出,表示要在这里住下,因为这样才干找到阿梅。

  两位老人得知石中华的来意,非但没有责骂他,反而耐心劝导、安慰他。阿梅的父亲告知石中华,他们也不知道阿梅现在在哪里。

  明知阿梅不在其父母家,但石中华却不愿就此离开,执意要住下直到阿梅回来。面对石中华的无理纠缠,阿梅的父亲只好赞成他住下来,白叟说:“你到这里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们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就这样,石中华在阿梅的父母家住下了。

  6月18日,阿梅的姐姐和姐夫懂得情形后,非常担心,立刻赶到父母家劝石中华不要过激。经过一番疏导,石中华表示再住一晚,如果阿梅还不回来,他便放弃。谈话期间,石中华表现得很正常,所有人都对他放松了小心,并对他说的话信以为真。

  当晚石中华持续给阿梅发短信。阿梅从家人那里得知石中华已住进父母家,因为担忧父母的安危,便给石中华回了个电话,电话中阿梅希望他不要损害自己的父母。石中华让阿梅回襄阳,阿梅表示此次出来就不想回去了,听了阿梅的话,石中华暴跳如雷地威胁说,假如阿梅真的不回来了,大不了拼上自己的命,也一定要让阿梅不好过。阿梅听后又劝了他半天。和石中华通完电话,阿梅又给石中华一位亲戚打电话,让他劝劝。

  然而此时,石中华感觉与阿梅分手已成定局,绝望之情充斥着他的大脑,一个恐怖的报复方案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他趁阿梅的父母熟睡之机,从厨房拿了根擀面杖,拼命向两位老人的头部猛击。随后他扔下擀面杖,脱下血衣,换上包里干净衣物打车离开。

  第二天,两名老人被发现在家中遇害,亲属立刻报了警。随后,警方很快将石中华抓捕归案。

  2016年9月1日,本案被移送襄城区检察院审查起诉,面对检察官的讯问,石中华说得最多的便是:“我对她是真爱,我不能失去她,我想她的父母一失事,她一定会回来。”

  案卷显示,石中华重复强调对阿梅是真爱,狠心施暴只是因为爱得太深,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在与阿梅恋爱之前,石中华也曾以相同偏激的方式看待过前女友陶女士(化名,离异女性),甚至他还屡次跑到陶女士亲友家中闹事。

  面对石中华的自残、威胁,陶女士采用了截然不同的处置方式,她没有隐忍,而是每次都拨打报警电话,坚定运用法律武器维护本身合法权利。陶女士的保持,终极促使石中华放弃了对陶女士及其亲友的骚扰。

  2016年10月13日,经襄阳市襄城区检察院审查后认为,该案犯罪嫌疑人石中华有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遂将案件移送至襄阳市检察院。

  2016年11月7日,襄阳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将石中华起诉至襄阳市中级法院。2017年3月10日,襄阳市中级法院经公然开庭审理后,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石中华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办案检察官说,本案给我们的启发是多方面的,一方面石中华的言行让旁人唏嘘,同时也发人深省,不能相爱却不愿撒手,遭遇分手便动辄自残施暴,这不是真爱,而是以爱之名行占有之实。爱本无罪,但过错抒发“爱”的方式,注定了悲剧的结局。真正的恋情,是在能爱的时候,理解珍惜,是在无法爱的时候,懂得放手。另一方面,婚恋中的女性也应学会并增强自我保护,对于贪得无厌、步步紧逼的侵害人,不可一味脆弱退让,而应勇敢地向家庭、社区、司法机关寻求赞助,要害时刻要擅长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让损害者面对法律的威慑,不敢越雷池半步。

  (文中除石中华均为化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