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豆果菜谱网 开启味蕾的全新旅程!

中国菜谱网

发布菜谱
你的位置 :主页 > 热门栏目推荐 >

热门栏目推荐

作者:豆果网  时间:2017-07-13 11:50  来源:未知

  新华社北京7月12日电 题:离别银行贷 发行“公路债”——政府收费公路融资迎颠覆性改革

  新华社记者赵文君、刘红霞、申铖

  财政部、交通运输部12日结合对外发文,决议今年在政府收费公路范畴试点发行收费公路专项债券。

  从昔日政府高度依赖银行借贷筹资修路,到未来政府只能靠发债破解融资困难,这一颠覆性转变是否缓解我国收费公路建设融资窘境,防备收费公路债务危险?

  开“前门”补融资缺口

  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为4.86万亿元,其中政府还贷公路2.61万亿元,经营性公路2.25万亿元。

  这样的债务余额意味着什么?“相当于政府还贷公路每收10元通行费,有7元需要支付给银行等债权人用于偿还债务利息,其中不包括偿还债务本金支出。”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高等工程师王燕弓说,由于债务规模较大、银行贷款融资本钱偏高,使得收费公路特殊是政府还贷公路的利息累赘非常沉重。

  2016年,政府还贷公路的利息支出为1278亿元,占1811亿元通行费收入的70.6%。“无论是政府还贷公路仍是经营性公路,建设投资的七成左右都是以银行贷款为主的债务性资金。”王燕弓说。

  自从2015年《预算法》修订出台后,国家对政府举债方式收紧和规范,政府不能再靠银行贷款对新修建的收费公路进行融资。原先政府“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模式无法为继,必需开拓新的融资渠道,知足全国所有收费公路的建设需求。

  我国收费公路分为“政府还贷公路”和“经营性公路”两部分,前者是指政府交通主管部门利用贷款修建的公路,后者是指社会资本通过BOT方式投资建设或者有偿受让收费权的公路。

  按照国家公路网规划,到2030年,我国将建成11.8万公里国家高速公路网,另规划1.8万公里远期展望线,根本实现高速公路对城区20万以上人口城市的全笼罩。截至2016年底,国家高速公路网已经建成通车9.92万公里,完成了约73%的建设目标,剩下的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大多是难啃的“硬骨头”。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杨建平说,由于经营性公路对投资回报的要求,在公路建设经济效益偏低、但社会效益非常高的地域和路线,依然需要依靠政府露面,通过依法发行专项债券的方式筹集收费公路建设资金,就是开“前门”补融资缺口。

  “堵后门”确保偿还能力与发债规模相匹配

  我国收费公路偿债资金压力与公路建设资金缺口相互明升体育叠加,一方面是公路的建设需求,另一方面是债务的阶段性、部分性风险问题不容疏忽。发行收费公路政府专项债券,会给公路建设带来什么影响?

  试行措施明确,收费公路专项债券资金专项用于政府收费公路项目建时时彩平台代办设,优先用于国家高速公路项目建设,重点支持“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计划的政府收费公路项目建设。

  “这将有效遏制一些处所的盲目建设。”王燕弓表示,与以前政府还贷公路“修多少路,贷多少款”的方式相比,未来政府收费公路是按照“发多少债,修多少路”的方式发展,两者在规模把持方面有着实质的差别。后者可以通过对不同地区、不同时间、不同项目发行政府专项债券额度的调控,有效调整收费公路建设规模和建设节奏,确保政府收费公路偿还能力与发债规模相匹配。

  依据试行方法,收费公路专项债券资金不得用于经营性收费公路,也不得用于非收费公路项目建设,不得用于时常性支出和公路养护支出,也不得用于偿还存量债务。债券收支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治理,接收人大监督;收费公路专项债券依照市场化原则发行,期限、构造明白公道,信息公然透明,便于市场和大众监视。

  “有利于降低偏高的融资成本、合理节制债务规模、有效防范债务风险,还能够大幅降低收费公路投资门槛,将动辄几十、上百亿的巨额投资化整为零变为专项债券,吸引包含中小投资者在内的更多社会资本投资公路基本设施建设。”王燕弓说,通过政府增信作用,给予社会投资者稳定预期和公开、透明、合理的投资回报,可以避免社会资本直接投资建设运营收费公路项目存在的经营风险。

  算好收费公路发展细账

  “和收费公路总体债务相比,发行债券只是无济于事。”杨建平说,发行收费公路专项债券,是针对未来要修建的公路,属于增量部分,对于已经建成的政府还贷公路,也就是存量部分,并不实用。收费公路当面的主要支出是刚性的,债依然要还,路依然要养。

  关于收费公路,大众希望下降收费标准或减免通行费。“一旦收费标准打破连利息都无法支付的警惕线,需要借新还息时,收费公路债务雪球将会越滚越大,失去掌握。”国家行政学院交通运输管理改革研究课题组组长王伟说,在收费公路整体收不抵支、收支缺口逐年成倍扩展的情形下,减免通行费的本质是在降低收费公路的还本付息能力,意味着偿债能力的下降和偿债进度的放缓。

  从2016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看,当年收费公路整体债务风险可控,但由于存在收支缺口4143.3亿元,大批债务需要依靠举借新债偿还,这会使未来的偿债压力逐年加大。

  “能否清偿债务余额,主要取决于未来收入的变化和收费期限的长短。”王伟说,债务风险的要害在于收费期限,只要收费期限能相符实际需要,收入覆盖管养成本、利息后还拥有还本能力,终极实现债务清偿的问题不大。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虞明远说,公路交通的伟大造诣和巨额债务的矛盾,经济社会对公路发展需求增长与政府财政才能不足的矛盾,成为我国公路的深层次、突出矛盾。

  有没有解决公路建设的巨额债务与发展资金、增进公路可连续发展的治本之策?“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完善收费公路政策,逐步建立高速公路与一般公路统筹发展机制。

  虞明远表现,要算好收费公路发展细账,厘清债务风险投资压力,防止涌现“按下葫芦浮起瓢”的问题。尽快修订完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政府的公共财政性资金要更多投向国省道干线和乡村公路的建设、改革与养护,树立健全公路管理体制,使有限的资金施展最大的效益;对于占路网不足4%的收费公路,要更多利用社会资源,摸索有效地收费公路管理的体系机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