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豆果菜谱网 开启味蕾的全新旅程!

中国菜谱网

发布菜谱
你的位置 :主页 > 热门栏目推荐 >

热门栏目推荐

作者:豆果网  时间:2017-11-04 09:29  来源:未知

  杭州有群潜水员,曾在广西打捞义士遗骸,曾在地下河找盲鱼,他们身上全是故事走近潜水员:潜下去未必能上来

  下潜到无边幽暗洞穴,韩?(音tǐng)认为,自己犹如这个无限空间的主人。

  头顶灯照亮一小片水域,眼前的景致甚至称得上无趣,然而自己也许是地球上几千万年来唯一踏足此处的人,这感到让他迷恋而欣喜。

韩?是杭州蓝旗潜水国际俱乐部教练。 韩?是杭州蓝旗潜水国际俱乐部教练。(自己供图)

  湖州人韩?是杭州蓝旗潜水国际俱乐部教练,也是一名资深技术潜水员。今年9月,广西灌阳县酒海井打捞红军烈士遗骸,蓝旗潜水负责人朱铁俊作为领队,率领韩?等主力队员参与其中(本报9月21日曾报道)。

  他们的故事,激发更多人好奇心??这些潜水员的征途,在幽深水域之下。他们探寻深埋的天然机密,并不断挑衅自我的极限。

  从休闲,到专业

  每逢节假日的“朋友圈摄影大赛”,总有一组“参赛作品”来自海岛,帕劳、巴厘岛、仙本那……发布者以九宫格展示斑斓的珊瑚礁、细白的沙子、生动的鱼群,压轴的图,往往是一张证书,显示发布者已经胜利考取PADI或OW等认证的潜水员。

蓝旗成员在洞穴潜水。(本人供图) 蓝旗成员在洞穴潜水。(本人供图)

  韩?对潜水的喜好,也是从休闲潜水、“看看鱼”开端的。2000年左右,他还在加拿大工作。当时,韩?第一次在菲律宾潜水,五彩的海底世界令他叹服。此前,他读过哲学、盘算机、设计专业,一直由着性子变换兴趣范畴。

  有别于大部分人都可参与的休闲潜水,附属于技术潜水的沉船潜水是进阶一点的选择。

  韩?曾潜进一艘二战时代的沉船,恍如穿梭,昔日的时间一下子扑到眼前,老旧的行李箱、样子愚笨的自行车、不知被什么人遗落的眼镜……直到兴奋的阈值越来越高,他向洞穴潜水发动挑战。

  作为技术潜水分支之一,洞穴潜水毫无疑问是难度最大、危险系数也最高的潜水方式。“你明知道危险,但危险自身也使人欲罢不能”,洞潜原始而未知的魅力让韩?深深着迷。

  在“不知道多少钱被扔到水里”后,2010年,韩?开始专业潜水之路,并成为国内首位休闲水肺、自由潜水和技术潜水三栖教练。

  46岁的杭州人朱铁俊创立潜水俱乐部,也是从“玩”开始的。他原来做汽车行业,和韩?是多年的朋友。2014年,因为对潜水共同的爱好,“大家玩着玩着就创建了公司”。

  有惊险,有伤逝

  洞穴潜水不止是黑暗中与心坎对话、摸索未知尽头的美好,也会遭遇惊魂时刻。

  有一次,朱铁俊的团队成员来到广东梅州绿窟潭探洞。这是中国内地至今发现的首个陆地水下全淹溶洞。当地人传说,这里是南海龙王私生子的住所,是深不见底的“龙宫”。队员穿过明澈的潭水,流连在优美绝伦的钟乳石间,眼前却赫然涌现十多具人体骸骨,“这些骸骨的颈部与双手被铁链捆绑,有的甚至双手全失,很吓人。”朱铁俊说。

  与危险如影随形的,还有伤逝。今年9月,在河北唐山潘家口水下长城探索项目中,国内知名潜水员徐海燕和孙昊结伴下潜,双双失踪。多日后,两人遇难的噩耗传来,引起潜水圈震动。

  韩?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和两位潜水员都有过交集,了解他们的技术程度。

  他还想起,多年前,他也有一位朋友葬身水底。这位朋友,被潜水圈的后辈尊称为“师叔”。在师叔遇难水域,有一块大石头,后来者以此作为他的水下墓碑。每年清明或“师叔”的忌日,总会有潜水员结伴前来悼念。韩?也简直每年都会潜入此处,在水下静默地吊唁一会。

  韩?清楚,一旦深刻水下,一切险况都可能产生。他们和外界接洽,仅仅通过一根被称为“象拔”的充气浮标来识别位置。蓝旗的另一位教练,在一次潜水之时,引导管忽然断了,只能凭借记忆,在氧气耗尽前争分夺秒地返回原路。

  在国外,也有顶尖潜水员遭遇塌方,尸体至今长眠洞穴深处。

  韩?也曾和死神擦肩而过。一次,在广西都安探洞时,韩?原定早上8点动身,却不小心睡过头。等到醒来,窗外已是瓢泼大雨,他便撤消了方案。不料,山洪滚滚而来,“可以说,假如我准时下潜,正好遇上山洪,成果如何,就不好说了”,这次惊魂,让韩?一直记得。

  作为资深教练,现在,韩?会在每一期课程的第一堂课,就告诫新学员们:每一次探洞,都有可能回不来。当初留恋危险的小伙子,现在更注重教学学员,如何在恶劣潜水环境下进步应变才能,以及,如何“规矩”地潜水。

  曾有爱好者试图攻破洞潜记载,可怜遇难,为此,韩?和潜水圈的朋友达成共鸣:即便有人创造新的深潜记录,也要守口如瓶,预防形成攀比风气。

  乱象多,新课题

  近年来,原本小众、高门槛的技巧潜水有了更广的应用领域,在民间救济、警方侦破、科研项目、水下考古等,少不了技术潜水员的参加。

  朱铁俊介绍说,他们曾经在地下河发现“盲鱼”,引起生物学教授关注;目前,他们也在和海洋二所协作培训,这将辅助科研职员深入海底真光层,了解海洋生物生态,并研制新的AUV(无缆水下机器人)等。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杭州人开始对潜水抱有热忱。韩?感觉,除了北上广深,也许就数杭州人最喜欢潜水。

  这些爱好者们并没有特定身份,可能是学生、老师、企业家、一般的白领、公务员……海岛游时顺便把潜水证拿了,成为时髦的度假方式。

  这在韩?和朱铁俊看来,多少有些本末颠倒,“这就像考驾照一样,不可能先自驾游一圈,再颁发驾照吧。”

  一些乱象随之发生,不少游客在网上讲述本人在国外潜店被坑的阅历,韩?也曾恼怒地发过朋友圈,指责一家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推出的休闲潜水员课程。该课程宣称,一天就能够拿证,“作为真正的潜水培训,这么短时间,无论如何是不够的,这是拿性命在开玩笑”。

  韩?还懂得到,在浙江一些水域,也开始有潜水爱好者“野潜”,这给水域治理和公共平安带来新课题。

  如今,韩?和朱铁俊穿梭于杭州与广西都安两地,赞助当地推进国际洞穴潜水基地建设。韩?已在当地探了一百多个洞,并还将持续下去。朱铁俊作为蓝旗负责人,固然手下带领多名专业潜水教练,却因为中耳炎从未深潜过。最近,他戒了烟,开始健身。洞穴里隐藏着什么秘密,让韩?等人如斯沉迷,朱铁俊也很想知道。

  本报记者 黄小星 詹丽华

友情链接